咸鱼期G.Ca

放飞自我专心记梗,都鸽了
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就是个瞎记梗的

【凹凸世界】蓝玫瑰/瑞嘉篇(二)

凹凸同人瑞嘉向,后会有雷安,卡埃,丹狐,及一些凯柠和雷祖。
上次忘了说是架空背景!并不是原著设(应该是能看出来的orz)
还是幼儿园文笔ooc/你
懒得空行了就酱吧/颓废
——————————————
2.
杀手?嘉德罗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那么他一定很强大吧?”
“是啊。”雷狮瞳中藏着不明的意味,即使是在王座上,也不好好坐着,一副大爷模样,挑着头发装模作样地点头,“你要是找出他,我就让你和他打架,打到爽为止。”
嘉德罗斯越来越感兴趣,眼看着一个锅又可以甩出去,雷狮却看见嘉德罗斯犹豫了一下,问:“他会比格瑞厉害吗?”
“格瑞?谁?”
“他说算是我男朋友。”
“哦……什么?!”雷狮突然身子一震,差点从王座上掉下来,“嘉德罗斯你是认真的吗?”
“是啊。格瑞打架非常厉害,他说他成为我的男朋友之后就可以和我天天打架了。”嘉德罗斯很认真地说,“我可是很认真地思考了,这对我没有任何坏处。”
“……”雷狮感觉就连他这种歪得不知道到哪个大洋去的三观都被重新刷新了一遍,所以说,不愧是嘉德罗斯吗……“可是,先不说你的身份,按在世界上存在的时间来算,你才……九岁。”
“九岁?”九岁你大爷啊雷狮!嘉德罗斯不由得攥紧了棍子,“我可和你们这种渣渣不一样啊,渣——渣雷狮!”
“你说什么九岁小屁孩!”雷狮气的从王座上跳了下来,和嘉德罗斯在空旷华丽的大殿里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用的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词汇,其实两个人就是在单纯地互骂。
“给我闭嘴!”作为在场的最年长的人,丹尼尔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雷狮,你现在是这个国家的王,不是九年前那个无知的皇子,你要注意影响你知道吗?”雷狮这不知道哪儿学来的行事作风真是让丹尼尔操碎了心,作为一个国家的君主,一口一个老子,本大爷,然后摊在王座上处理政事,大晚上还溜出门撸串喝酒,还到处撩妹子,这个国家可成何体统啊?
站在角落的卡米尔一直沉默着,他本就性格冷淡不爱说话,而这般没智商的对骂他自然不会参加。不过那个格瑞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对嘉德罗斯提出交往,还从没有人敢这么做过。而且,嘉德罗斯还答应了?单单是打架很厉害嘉德罗斯还真不一定看得上,自带渣渣滤镜的他竟然还挺看得起这个叫格瑞的,卡米尔不禁想调查一番。
“大哥,杀手。”卡米尔平静地开了口,声音不大,却足以令每个人都听清。
“哎对。嘉德罗斯,你回去就开始调查那个敌国派来杀手的事,丹尼尔也会做一些调查,你们两个及时整理线索上报,嗯报给卡米尔就行。”雷狮交代了一番,摆了摆手,意思是我要去撸串你们走吧。
丹尼尔一脸被气炸的表情,他不止一次地怀疑,为什么当初选下任君王的时候会选雷狮而不是卡米尔?!
卡米尔则是一副习惯了的样子,又拉了拉围巾,也自然地离开了。
而嘉德罗斯呢,他早在雷狮的话说到一半时就跑了——他急着找格瑞打架啊。

“……代号芦荟,这个代号很……特别嘛。”嘉德罗斯接过蒙特祖玛调查的结果,一目十行地扫着,看到代号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芦荟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是哪个渣渣起的代号啊。”
此时,远方某国的国王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嘁,看起来也是个渣渣嘛。”嘉德罗斯顺手把资料塞回蒙特祖玛手里,“继续调查,有点眉目了再去见我。”
“是,嘉德罗斯大人。”

“呃,嘉德罗斯大人。”雷德拿着调查资料,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交给嘉德罗斯。
“怎么了?拿来!”嘉德罗斯才没耐心等他说话,一把抢过,看着看着脸色却越来越差。他把资料揉成一团,狠狠地丢在了地上,扛起大罗神通棍就黑着脸出了门。
“格瑞!”嘉德罗斯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格瑞,他不给对方任何反应时间开口就问,“你是不是来杀雷狮那个渣渣的?”
格瑞被问地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为什么我要杀他?”
“当然是因为你的任务!你是效忠于我们的敌国的吧。”嘉德罗斯皱紧了眉,手腕微微调整了角度,大罗神通棍随时可以在下一秒挥出去。
格瑞不知道他是怎样调查出信息的,也不知道他调查的信息到底有哪些,只能慢慢试探:“是吗嘉德罗斯,你是这么想的?”格瑞不紧不慢地走近了他,余光瞥到嘉德罗斯的手部又做出了细微的调整,“我说我不是,你会相信吗?”
“我当然愿意。不过,你得给我一个令我完全相信你的理由。”嘉德罗斯没有半分松懈,格瑞很强大,他强大得奇怪,一般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呢?他之前想过也许格瑞是什么江湖散人啦出逃的贵族啦隐姓埋名的绝世强者啦,可是联系上那些调查信息,他又不得不怀疑起格瑞的身份了——职业的杀手,同样会有强大的实力。
“理由?”格瑞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些不明的意味,“还需要理由吗,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停顿了一下,说:“当然。我很愿意相信你,格瑞。但是至少你给我一个可以向那群渣渣交代的理由。怎样证明你的身份。”
“真的要说吗。”格瑞紫色的眸中有一些纠结在漂移,“好吧,嘉德罗斯。我就说一次,你也听好了。我,是‘那里’的人。”说着他翻动手腕,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心里出现了一块火红色的玉石。那是信物。
看到那块玉石的时候,嘉德罗斯明显松了一口气,手腕也放松下来,他又露出了那种过分自信的笑容:“就是嘛,我就知道你不是的。”
那块火红的玉石,证明了格瑞的身份——他来自大陆上一个很特别的组织,可以称之一个国家,也可以称之一座城。岩城。岩城聚集了不知道多少的强者,他们有的是江湖散人,有的是出逃的贵族,有的是隐姓埋名的强者。他们都极其厌世,在岩城,才有他们对生命真正的追求。
“看不出来啊,格瑞,你还厌世?”嘉德罗斯调侃着,但其实他的内心也极其向往岩城。对他来说,其实只要可以和强者打架就好了,那就是他对生命的追求,而岩城就是一个强者扎堆的地方。可是他不能抛弃这个国家。他的诞生,甚至有可能之后他的死亡,都是为了这个国家而存在的。
“不,我只是想看看所谓对生命真正的追求是什么样。”格瑞面无表情地撒谎,似乎这已经成了他的职业素养。岩城,那种鬼地方他去都没去过,也不想去。
“还是说回刚刚的话题吧,你为什么觉得我是杀手?”格瑞仍旧是平静地试图套话。
“哦,因为蒙特祖玛调查出的关于那个杀手的资料。一个代号芦荟的杀手——这个代号真傻听起来就是个渣渣——从调查来看,这个人被派来的时间稍加推算,与你入城的时间没有半分偏差,他实力强大,善用长刀。当时我就想到了你啊。然后还称其智商超高杀人手法狠毒花样又多,一般不会给人反应的空间……”嘉德罗斯突然闭了嘴,似乎想起了什么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虽然这些信息很多我都吻合,似乎也没有可以下定论的信息。格瑞大致了解之后,开口道:“那我还真是想到了一个人。”
大陆第一散人杀手组织首席,代号柠檬的一个传说。似乎是一个狠毒的女子,属性是冰,要是说冰刀的话也可以勉强接受。冰属性的变化的确很多,覆盖范围又大,似乎也符合杀人手法多样的条件。
丹尼尔受嘉德罗斯委托调查了这个组织,正好发现柠檬真的是在那一天不知为了什么事进入了王城,而且直到现在还未出城!也有传闻柠檬近期的几个任务似乎都是刀伤……但传闻不可信,尤其是杀手界的传闻,于是嘉德罗斯决定亲自会会这个柠檬。
他用了自认为直接然而很傻的办法——光明正大地向这个杀手组织下了战帖,但是最令人窒息的操作还不是这个,好好的杀手头子居然还答应了!
虽然是要求私下比试吧。
嘉德罗斯大大方方地就去见了杀手头子,勉强算是蓝发绿眸,头发好像又有点偏绿。容貌嘛一般,看起来还是个少女的样子,全身上下散发着懵懂的气息,怎么看也和传说中心狠手辣的女子杀手联系不起来啊?
“你好……我是柠檬。”wow杀手界流行打架之前自我介绍的吗?那他该不该入乡随俗呢?“嘉德罗斯,渣渣记住了。”嘉德罗斯抄起大罗神通棍就一棍子抡了过去,“这会成为杀了你的人的名字。”
没想到这个柠檬还真是难对付,打起架来和刚刚那个懵懂少女就没了半分关系,下手必杀招,不得不说换了个人眨个眼就没气儿了。
啧啧,能当杀手头子果然不是水的。
嘉德罗斯还注意了一下柠檬的攻击方式,右手一把冰刀,左手冰飞镖,还随时换花样,真令人反应不过来。
不过嘉德罗斯是谁?
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在他眼中不过是绣花枕头,随便应付应付就没了威胁。这不,还抢了人家女孩子的冰刀不是。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说,你为什么会答应我的邀战?”嘉德罗斯一边甩着冰刀玩,一边问。
“因为……凯莉提过你……我很感兴趣……她说你是人……”柠檬话还没说完,手起刀落,毫不留情地斩下了她的头颅。
“啧。”嘉德罗斯的脸上出现了几分不快,他丢下染满主人鲜血的冰刀,自言自语道,“凯莉是吗……”

大陆散人杀手组织首席,传说中的柠檬,她的真实容貌终于暴露在大众眼前。善于易容术的她每次出现都是不一样的容貌,但是她的那些面具再也派不上用场了。
少女真正的容貌十分清秀,有些这个年纪少女的懵懂纯洁,在蓝发衬托下如同天使一般的脸庞,让人不仅幻想怎样的一双眼睛,才配得上这纯洁的容颜。
可是它并不纯洁。白瓷一般的皮肤不知溅上过多少鲜血,又有多少人死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它被面具掩盖,却早已掩盖不住它的肮脏。
柠檬的首级被高高放在广场的高台上示众,这样恶心的画面也是迫不得已。杀鸡儆猴,也是告诉某些蠢蠢欲动的人,这就是惹雷狮的下场。
虽然一天后那颗头颅就不见了,不过那也就不重要了。不论是谁将它偷走,也不可能再复活她。
但是随之嘉德罗斯的烦恼就来了。
——————————————
我的锅我的锅我的锅
岩城什么的我我我对不起我的大小姐!因为实在不会编名字了qwq
今天写了一章雷安,高兴
蓝玫瑰还没写完我就把后续写完了我有毒吧x
加个tag好了/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