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G.Ca

放飞自我专心记梗,都鸽了
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就是个瞎记梗的

【凹凸世界】蓝玫瑰/瑞嘉篇(三)

这次是瑞嘉篇的完结篇啦,不过之后还会有瑞嘉的戏份不过就不是主线啦
最近卡文所以发文励志!(?)
今天莉娅的手机壳到了!高兴!
↑废话太多
——————————————
3.
羽毛笔,金币,挂画。这几天,嘉德罗斯不停地丢东西,但是他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丢的。大概是遭了贼?哎管他呢,反正都不是些重要的东西。
但是到丢了皇家骑士团勋章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直到之后一个芯片消失了。
嘉德罗斯再也忍不了了,他在格瑞劝说无果之后毫不犹豫地冲出了门,这让格瑞十分在意,于是悄悄地跟了上去。
嘉德罗斯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边界的森林,里面的路十分复杂,他犹豫了片刻,仍旧冲了进去。
直到一片静湖旁。
格瑞从来不知道这片无人问津的森林竟然有如此美景,清晨的露珠挂在草叶上,阳光在水面上散射成彩虹,笼罩住湖边含苞欲放的玫瑰,渲染成七彩的颜色。从枝叶间洒下的金光,落在露水上,汇聚成一条条光带在令人沉醉的花香中游走,仅是看着这幅画面,就再也移动不了脚步。更何况还有醉人玫瑰的香气和百灵鸟的歌声在四周萦绕,不肯散去。
嘉德罗斯却没有停下步伐,他绕过静湖,来到几棵树环绕着的小木屋旁。格瑞不禁猜测起嘉德罗斯要去见谁了,在这样的美景旁居住,品味是真的高。
“凯莉!把芯片交出来!”没想到嘉德罗斯举棍照着门就打,几秒后从碎木板中走出一个黑发的少女,她穿着十分紧身的服饰,却在最外面罩了一件十分碍事的长袍。
名叫凯莉的少女却像没听见这句话似的,弯下腰拾起一块碎木,颇为可惜地摇了摇头:“我说嘉德罗斯大人哟,您这一来就砸我房门是啥意思?我可好不容易选中了这么个好地方安营扎寨,这房子可不好建哟。”她又心疼地摸了摸那块碎木,却被木刺扎的轻呼一声,小心翼翼地拔出来后才说,“我这木头可不是普通的木头,这可是花纸木,就这么一堆碎木头拿出去可还能卖不少钱。”
看着她心疼地侃侃而谈算着那笔不小的数目时,嘉德罗斯却举起大罗神通棍直指向了凯莉的额头,一字一顿地说:“少废话,反正又不是你的。芯片,交出来。”
凯莉,大陆第一怪盗,性格捉摸不透,似乎和那个被杀不久的杀手头子有点交情。话说她偷东西也真是怪,有时随便偷个东西把玩都价值连城,有时费尽心思却只为偷一个橘子。
格瑞脑子里大致过了一遍面前少女的信息,又开始琢磨那个芯片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竟然能让嘉德罗斯这么上心。
“哎我说嘉德罗斯啊,你当年就不该把这玩意儿从卡米尔的实验室里偷出来,否则……也许我还不一定能这么轻松地搞到手。”凯莉轻轻叹了口气,然而她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惋惜的表情。
“行了吧,你想偷的东西就没有不能到手的。交出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嘉德罗斯开始不耐烦,丢出了最后的筹码。
“是这样啊。”凯莉装作权衡的模样,随即说道,“我想要安莉洁,怎么样?”
“可以。”嘉德罗斯放下了棍子,“安莉洁是谁,我把她绑来。”
“安莉洁啊……”凯莉从腰包里掏出了那枚芯片握在手里,像是下一秒就要交出去一样,“她还有个名字你应该很熟悉,叫做——柠檬。”
柠檬?格瑞突然皱了下眉,这不是那个散人杀手组织首席的代号吗?而且,嘉德罗斯已经听从他的误导杀了她了。
嘉德罗斯伸手去拿那枚芯片:“行了凯莉别说笑,快说你到底要什么。”
凯莉微微缩回了手,手指开始慢慢用力,她轻轻咬了咬牙,笑着说道:“我呀,只要你赔她的命。”
“什——”
嘉德罗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枚芯片在他面前被凯莉捏碎,化作几片金属掉进了凯莉脚下的碎木堆里。而高傲的嘉德罗斯,直径倒向了那堆碎木,就连紧握的大罗神通棍都骨碌碌地滚向了静湖边。那双鎏金的眼瞳就这样闭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失了动力的机械人偶。
格瑞凭借本能想要冲出藏身的树丛,可是他仅仅是动了一下就抑制住了自己。可是黑发的怪盗明显不喜欢这种躲躲藏藏的游戏,向他的方向轻轻招了招手:“那边那个,你可以出来了。”
格瑞明显没有料到她会发现自己,不过也毫不犹豫地走出了树丛。格瑞不快不慢地靠近凯莉,然后抱起了倒在她脚下的嘉德罗斯,又捡起了差点掉进湖里的大罗神通棍。“嘉德罗斯肯定不喜欢这样屈辱的姿势。”他轻轻地开口,“像一个失败者。”
冰凉的嗓音令凯莉听着很是舒服,她笑了两声,说:“看你和这个金毛自大狂的关系还不一般,我问你,你想知道他的秘密吗?”凯莉像一只阴险的黑猫,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弯腰凑近了格瑞的脸庞。
我为什么不站到她的同一水平线上,格瑞此刻竟然实在想着凯莉脚下的台阶,她其实比我矮的。他只是不喜欢这种从上而下的压迫感。
“他的秘密?”但是格瑞的思绪很快回到了凯莉的话上面,“我当然想。”
“那么看来你还不知道。”凯莉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简单来说,就是嘉德罗斯是一个人偶,卡米尔为雷狮专门制作的人偶。我刚刚捏碎的是他的情感芯片,除了这个芯片呢他体内还有一个战斗芯片,碎了一个芯片的后果就是他现在是半死亡状态,而重启他系统的唯一方式就是卡米尔的实验室,那里有嘉德罗斯生命体征的中枢系统,我相信你可以破解那里的密码,对吗?”
话音未落,格瑞就已经没了踪影。
“啊……还真是急切呢。可是你醒来之后的小情人,还不一定是什么样呢。”凯莉瞥了一眼脚下的废墟,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木块中发着淡淡银光的金属,她嘁了一声,转身走进了木屋,没门就没门吧。

格瑞把嘉德罗斯安顿好之后,已经即将入夜。作为一名杀手,格瑞是相当喜欢黑夜的。但是嘉德罗斯喜欢太阳,他喜欢光。当金色的阳光洒进他金色的眼瞳时,格瑞就觉得自己黑暗的生命长河中好像落入了一些跳动的光芒。
又要回到黑暗中了。格瑞拿出许久未动的杀手装备,他小声对嘉德罗斯承诺:“不过我发誓,很快就会回来的。等你醒了之后,我就从黑暗中彻底回归太阳的怀抱吧。”
没有了嘉德罗斯的阻挠,格瑞很轻松地摸进了王宫。这么顺利,还有些不习惯呢。凭借调查资料,格瑞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卡米尔的实验室。
卡米尔的实验室非常大,也有很多格瑞看不懂的东西,不过他并不在乎那些是什么,他只为寻找嘉德罗斯控制芯片的中枢系统而来。他甚至都忘了身为杀手自己真正的任务。
破译密码,输入指示,格瑞轻松地突破了每个关卡。系统重启。
格瑞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这时他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声响,完了,这么晚还会有人来实验室吗?格瑞顾不得休息,将页面恢复,迅速撤离。
撤离过程中碰到了一个试管,即使他立刻扶住,也难免有些液体溅射到了旁边的烧杯里。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扶好试管后,格瑞就立刻离开了王宫。
已是深夜。
格瑞不知疲倦地赶回嘉德罗斯身边,又彻夜守候,他不知自己等了多久,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慢得可怕。甚至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操作出了问题。
彻夜未眠。
格瑞紧紧攥着嘉德罗斯的手,生怕自己错过他的苏醒。天际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白光,然后是美得惊心动魄的红色冒出头来,如同烟花一般爆炸成满天霓光,再慢慢沉寂,化作漫天盛放的红玫瑰。
就在红玫瑰绽放的时候,嘉德罗斯随着光的到来而睁开了眼。温柔的花瓣从天空坠落,滑入那鎏金的眼瞳。那一小片金色也接受了访者到来,将它拥入怀中,为苏醒的喜悦而互相亲吻着。
不过这绝美的画面只维持了短短数秒,金色的精灵就将玫瑰的使者推出了怀抱,灵动的双眸沉寂下来,化作一片暗金,眼神涣散得找不到瞳孔。
“嘉德罗斯?”格瑞于美景中苏醒,他试图叫嘉德罗斯的名字,但是嘉德罗斯毫无反应。
就在格瑞一脸纳闷的时候,嘉德罗斯抬手握住了格瑞摆在自己身边的大罗神通棍,一棍子扫向了格瑞。格瑞立刻松开嘉德罗斯的手,举起烈斩挡下这一击。
“嘉德……罗斯!”格瑞一边挡下嘉德罗斯的攻击,一边试图唤醒他的意识。眼看着他们一起住过的房子差点被轰炸成废墟,心疼无比的格瑞立刻转身狂奔至远处把嘉德罗斯引了过去。
这什么情况?碎了一个芯片果然还是有影响的吗?
满天玫瑰已经淡去,只剩下一轮火红的太阳挂在碧蓝天空之中。流云匆匆走过,不做一秒的停留。虽然这场战斗引来了不少旁观者,不过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还是躲远远的看看就好。
之前凯莉说过,嘉德罗斯被捏碎的是情感芯片,他体内还有一个战斗芯片。所以……现在的嘉德罗斯,除了战斗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格瑞的心似乎被狠狠重击,嘉德罗斯不认识他了吗?不记得任何与他一起做过的事了吗?他还会……爱上我吗?
曾落入光晕的生命长河瞬间暗淡入深渊,看不到源头,也看不到尽头,从头到尾,没入深邃的暗斑中,支离破碎,临近崩溃。从黑暗中挣扎出来,向着光一路狂奔,不愿有片刻停下步伐,但是在即将触碰到太阳的时候,我的光,抛弃了我。
从太阳之上坠入深渊,被狠狠摔醒,命运似乎在警告我,你永远都逃不出黑暗。你生在黑暗中,沾染了无尽的雾霭,模糊了自己,也模糊了光明。
你永远都追不到光。
我永远都追不到光。
格瑞感到自己的手腕渐渐放松,已经承受不住烈斩的重量;氧气的摄入也渐渐赶不上消耗;而元力在抽丝剥茧地离开濒临崩溃的躯壳。
既然我追不上光,就消融于光明之中吧。格瑞握紧烈斩,等待最终时刻的到来。再见,我的光。
“别急啊,这一切还没那么容易结束呢。”
爆炸的金色元力中闯入了狂暴的雷鸣,紫色的雷电穿插在金色的领域之中,连接了看不见的天和地,将空间锁成一个紫色的牢笼。牢笼将一切真相禁锢,雷电将一切羁绊抹销。
“睁眼看看吧,格瑞。”
布满雷电的烈斩穿透了金色的光幕,也将格瑞最后一丝侥幸彻底抹杀。被刺穿身体的小巧人偶,乖巧地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永恒的沉睡,绽放的光芒也收敛起来,安静地退场。
“嘉德罗斯?”
假的吧,他可是人偶哎,芯片不碎掉就不会死的吧。
“嘉德罗斯的构造,除了卡米尔就只有我最清楚不过了,幸亏你趁乱将那把长刀刺向了嘉德罗斯哟,我才能顺手将雷电引入他的身体里,尽情地破坏呢。”雷狮也收起了雷神之锤,肆虐的雷电消失不见,这片区域暂时恢复了和平。
格瑞立刻松开了烈斩,任凭它向地面坠落,他只是伸手,接住了失去支持力后同样坠落的嘉德罗斯。而大罗神通棍,只好去和烈斩作伴了。
不,我没有。格瑞想反驳,我没有将烈斩刺向他,是你用雷电制造了视觉上的错觉。但是他反驳不出,无论如何,他的光,在他的手中陨落。
是他亲手,抹灭了他的光。
格瑞看了一眼雷狮,抱紧嘉德罗斯,以重伤疲倦的身体向远方奔去。卡米尔想要追上去,却被雷狮拦了下来。
“他会回来的。”雷狮拉着卡米尔,说,如同星辰一般的紫色眼瞳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为了他的任务,也为了给他心爱的人复仇。”
——————————————
下一篇雷安!
不过雷安2卡了呜呜呜qnq
写完大纲就不想写正文x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