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G.Ca

放飞自我专心记梗,都鸽了
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就是个瞎记梗的

【时之歌】一个无名短篇/尤界

是诺界(尤界)邪教啊【一个巨大的坑
是去年的坑所以有很多句子读不顺但是不想改/你走
下一篇在卡但是句子应该不会bug了……吧?

还有没有下一篇还说不定呢

基本原设吧可能有点夸张化/轻度ooc

幼儿园文笔嗯
他们真可爱
1.
时之歌的书屋依然如旧,静谧的屋内只有阳光漫无目的地游走。蓝色的布帘被风吹的微微晃动,几盏吊灯散发着温暖柔和的光。
一切显得如此美好……当然,如果不算上僵持已久的小店长和侍应生的话。
金发的店长站在柜台旁,手指微动,敲击着缓慢的节奏。小店员却是坐在柜台边的圆椅上,神色复杂地用蓝瞳凝视着桌上的高脚杯。
那是一杯浅蓝色的液体,要说的话,和界海的瞳色也有几分相似。杯壁上还挂有一些气泡,透过杯子看界海放大的双眸,像是在流动一般,如同真正的“星海”。
尤诺自然注意到了这点,他紧紧盯着界海的蓝瞳,完全沉醉于那迷离星海之中,可是界海却以为,店长是在威胁自己喝下那杯蓝色的果酒。于是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各自有着各自的想法,却什么也不说。
又咽了咽口水,界海终于把目光移开,看向店长。但尤诺可没反应过来,目光随着界海的双瞳渐渐上移,于是就出现了半晌尴尬的对视。
“……”尤诺接收到那疑惑的眼神,终于清醒过来,轻咳一声又摆出了深资店长的模样,微微抬起头,缓慢的说道:“味道如何?”
界海更不知如何回答,他……还没喝啊。店长刚才……没看见吗?
又是半晌沉默,没有收到回复的小店长心中无比慌乱:我做了什么吗?有什么超出预料的事发生了?难道是非常难喝说不出口?
“店长……”犹豫了一下界海还是决定说出来,这犹豫的语气令尤诺更是心中一慌。“我……能不能不喝?”
“这不是我的真实水平啦,刚刚好像放了点什么东西进去所以才……啊?”心中一遍遍疯狂重复着“被嫌弃了被嫌弃了”的尤诺正东拉西扯的找着理由,话说了半句之后才反应过来,怔在了原地。
“我说……我可以不喝吗?”看着尤诺复杂的表情,界海心中暗叫不好,但也只能弱弱的重复了一遍。
所以……他还没喝?刚庆幸自己没被嫌弃,又难免皱起了眉,这可是自己费尽心思为界海专门调制的超低酒精度的果酒,他尝试了许多次才把酒味压的这么低,几乎都没了酒的感觉……
眼看着尤诺的脸色越来越差,脸黑的几乎要滴出墨来。界海捕捉到店长飞速敲击着柜台的手指,似乎下一秒就要敲碎那木质的桌面似的。
尤诺似乎终于做了什么决定,伸手探向那杯果酒,界海赶紧抢在他之前端起了酒杯。
尤诺脸上出现了一丝疑惑,他是不会知道小店员心中的想法的:界海猜到尤诺的动作意思是要强行喂他喝了,还不如自己喝,反正肯定逃不过……而且主动喝了这酒的话,说不定能让店长的心情好一些,毕竟自己还是要在这里打工的啊……
工资,工资,工资。界海在心中默念三遍,闭上眼,一口气把杯中的酒全部喝光,颇有一副光荣赴死的模样,好像那酒有毒似的。
果酒入口微甜,清清凉凉,然后就是浓厚的果味充满了口腔,掺杂着酒精的香气冲击着他的大脑。其实要说酒味,还真没多少,可是滴酒不能沾的界海还是觉得口中波涛汹涌,匆匆咽下,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胃都要烧起来了。
界海一脸痛苦的表情,把尤诺吓得要死。他飞速回忆了一遍调酒过程,自觉没有放错东西,而且这酒他自己也尝过,没有这样的反应啊……
身为医师的尤诺立刻安抚自己的情绪,凑到界海身边,冷静地观察他的情况。白色的神力从尤诺手心轻轻钻入界海的身体,希望能缓解他的痛苦。
然而出乎尤诺意料的是,界海竟然晕了过去,晕了过去!
胆战心惊的店长戳了戳界海无果,转到另一边观察界海的脸色——就那么点酒精,这个家伙竟然满脸通红,就这么,这么,睡着了?!
尤诺对界海这沾不得滴点酒精的体质实在无语,纠结了片刻也终于放弃了让界海喝酒的想法,只得半背半拖的把界海背到了沙发上,心中暗念再也不会给他调酒喝了。
对,再也不会了。尤诺气鼓鼓地坐在界海旁边,看着界海熟睡的面庞,心中倒也没那么生气了。
嗯……所以……下次还是给他喝果汁吧。
——————————————
对题目纠结无比
想不出好的题目
本来是想写长篇刀子
但是突然很虚很害怕

我错了lof的tag是尤界

我改一下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