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G.Ca

放飞自我专心记梗,都鸽了
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就是个瞎记梗的

【时之歌】永光/赛维

咸鱼报道!幼儿园文笔!!
赛维!!是赛维!!
人类×吸血鬼pa【】
全程赛科尔独白,短篇
系,欧欧西
没问题的话祝食用愉快!!
————————————
坠入黑夜,再挣脱向光明。
摇曳的灯火恍惚了时间,火苗跳动中似映出一双鲜红血瞳。幽暗的空洞中钟摆的摆动声如此清晰,滴、答、滴、答,时间是如此漫长。
灼热后是疼痛,不过并不能使我清醒。太过昏暗的光映不出色彩,并不知道受伤的地方变成了何种模样。泛黄的羊皮纸上是模糊的字符,我试图辨认,到最后都只变成一个名字——Vyrut Chrono.
蜡烛越烧越短,抬眼扫过四周,竟已不知身处何处。亦真亦假,似乎是幻境。漆黑的墙面上挂着银白的双剑,泛着凛凛寒光。冰冷的刃吞吐着光明和欲望,忍不住畅饮谁的鲜血。枯萎的花瓣蜷成一团,化作灰尘,被不知何处来的风吹散。腐朽潮湿的味道刺激着我的鼻腔,很难受,但并不希望它消失,至少它能提醒我——Seckor Lupe,我,还活着。
我还活着,但我能做什么?
死神已经在向我靠近了,他一天比一天走得近,我突然有个想法,死神究竟长什么样子?记忆中的故事里,死神总是佝偻着身子,藏在宽大的黑袍里,枯骨般的双手紧握着冰冷的镰刀,映着至黑的光,像我的影子一样。
我对影子总有种特殊的兴趣,它像另一个我,与我形影不离,见证我的一切,又不发一语。我总幻想着拥抱它,触碰它,得知它的温度,却只是一场幻想。
光与影编织成一窗童话,在什么都看不见的窗上凝成了一个名字——Vyrut Chrono.
生了锈的钉子将我的心钉在了十字架上,它死了,还是活着?剖开它,能看见什么?被滚烫的鲜血浸没的,表达爱的字符,被敲碎了,刺破薄弱的外壳。那溢满的情感将毫无保留,顺着银白的柱流下,汇成乌黑的一滩。
闭上眼,脑中满是你的模样。
你生于黑暗,向往光明;我生于光明,向往黑暗。我们注定不能在同个目的地相见。金色的画框仿若那日的阳光,洒在你的脸上,模糊间捕捉到一抹淡淡的微笑。可是,很快便化作了尘烟,永远消失不见。
啊,黎明到来了。
“Vyrut.”
刺目的阳光灼痛了我的双眼,我厌恶光明。十字架下仍存着干涸的血迹,它属于你。雪白的礼服染上了鲜血,银质的锁链灼伤了你的皮肤,即使斑驳的伤痕毁掉了你的容颜,我也还记得,光晕笼罩的那抹微笑,是我见过最美的一幕。
“Vyrut.”
光来到了。成千上万的吸血鬼被猎杀,他们的时代过去了,我的时代也过去了。乌云散尽,黑暗被光明取代,虚伪嘴脸的王高高在上,许诺着永光。
Seckor Lupe.人类的叛徒,吸血鬼的帮凶。吸血鬼的王朝覆灭了,他失去了一切,他必须死,死在这里!人群叫喊的声音令人烦躁,如果仍在吸血鬼的时代,此时应是静谧的,于紫色的月光下,洒下一篇诗句。
“Vyrut.”
一切像是那天的翻版,只不过我不是吸血鬼,不会被阳光灼伤。面对着阳光,我也笑不出来。我是一个另类,理应被这个时代清除。即使他们不动手,我也会亲手将自己送葬,逃离这个注定腐朽的王朝。
呵,永光?
……永光。

我看见死神向我走来了,巨大的镰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他抬起头,用冰冷毫无感情的红瞳看着我。银色的发丝稍有些凌乱,刻满了伤痕的脸丑陋无比。
我伸手将他的银发整理好,他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似什么也没看见似的。那些伤痕也刻在了我的心口,不过我并不觉得它丑陋。我笑了,轻轻吻上那无半分血色的唇。
“带我走吧,Vyrut.”
——————————————
这大概是来自一个全列表都放假了就我一个还在上学的怨念人士在学校肝出的一个智障短篇
还好我们明天就放假啦!!
写这篇的时候在上下学期的语文
在讲一些听不懂的,朦胧派现代诗
所以写的大概有点神经质请原谅我xd
仍旧是,错字错词求告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