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G.Ca

放飞自我专心记梗,都鸽了
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就是个瞎记梗的

【时之歌】无名短篇后续/尤界

我还是觉得诺界好听【撇嘴】
今天去做志愿者活动没事儿的时候把去年(划掉)写的后续结了个尾
超级短,这个完了这个短篇就不会有后续啦
幼儿园文笔吖
然后关于书屋的结构有一点点私设~
前篇按头像xd
祝食用愉快!
———————————————
“你醒了?”
界海的头还有些晕,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今天就留在这里吧,这么晚了,你肯定也回不去宿舍了。”尤诺端来一杯水,似乎为强迫他喝酒而感到愧疚,脸颊微微发红,映衬在金发之下,真是好看极了。
界海接过水杯,喝了几口,感觉清醒了很多。他站起来,礼貌地拒绝店长:“抱歉,我要是不回去的话,叶婆婆会担心的。”
“一次的话也没关系吧?”尤诺抱着一丝侥幸,努力挽留他。
“对不起,店长,我真的……”界海不安地挠了挠头,躲避着尤诺的目光。
尤诺心中的一丝希望被彻底浇灭,同时被浇灭的,还有那满眼理智——“今天你要是不留下,我就扣了你这个月的工资哦。”
“什……不店长你……”界海愣了一下,在一秒钟的静止之后,他立刻惊呼出声,似乎不敢相信虽然有时有些骄傲,但通常情况下十分温和的店长竟会用工资来威胁他!
“……”尤诺没有任何反应,似乎还在等待界海做决定。
“那……那我就留下来吧。”屈服于工资的小店员哀怨地叹了口气,又问道,“那今晚我在哪里睡?”
“睡在我的房间里就好!”小店长开心地一拍大腿,一句话没经过脑子就吐了出来。
……哎?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尤诺略微僵硬地转过头,看见了界海复杂的目光。
我不是我没有!张了张口,怎么也没能说出反驳语句的尤诺已经满头大汗头脑空白,他只能呆呆地看着界海欲言又止,终于下了审判——
“店长你真的不用睡沙发的啊,如果书屋没有客房我还是回去好了!”界海十分诚恳地说道,他怎么能霸占尤诺的床呢他会良心不安的!才不会说是因为面前的是自己的上司。
睡沙发?
一时半会儿没跟上界海脑回路的尤诺愣在了原地,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哦睡沙发?我好歹也是阿斯克尔家族的少领主哎怎么可能去睡沙发?尤诺的怒气忽然又出现了,他瞪着鎏金的双瞳,十分有气势地命令道:“你,跟我一起睡!”
……
exm?店长求求你可以再说一遍吗我可能是耳朵聋了。
那一年,界海如是说。
结果两个人还是一起睡了。
书屋又不是旅店,自然不会有多余的房间。其实平时尤诺也并不住在书屋里面,他只是一时兴起想要住在这个为他准备的房间里而已。也有可能是因为要是回到了家,就真的会有客房这种万恶的东西了吧。
界海可能是累了,也有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他睡着得很快,尤诺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盯着界海熟睡的面容。
亚麻色的碎发浅浅遮过合上的双眼,酒精作用的残留致使面颊还泛着玫瑰红,一呼一吸间浓密的眼睫毛也在微微颤动,简单来说就是——太可爱了!!!
尤诺意识到了自己所做选择的错误之处,和界海共睡一张床,他怎么可能睡得着!一定会失眠的吧!第二天带着浓浓的黑眼圈,怎么可以见人!
颇有些在乎外表形象的小店长紧张地想着,而这样做的后果无非是——他更睡不着了。
第二天早上,睁着眼睛等天亮的尤诺五点就起了床。界海还在睡,尤诺轻手轻脚地撩开被子站到地上,又小心翼翼地帮界海把被子盖了回去。
困得不行的尤诺下楼去要了一杯咖啡,然后被苦涩的味道激得眉头一皱,又叫了一碗方糖。
一杯高甜咖啡下肚,尤诺并没觉得有什么用处。困还是困,恨不得倒在床上眼睛一闭去会周公。但是一想到自己床上的那位小店员,尤诺又叫苦不迭,睡不着,睡不着啊!
尤诺抬头看窗,瞥到了柔软的——沙发。
阿斯克尔家的少领主?哦见鬼去吧,我要睡觉!尤诺立刻把昨天的高傲丢到了九霄云外,往沙发上一躺,外套一裹,一秒入睡。
两小时后醒来的界海没在床上看见尤诺,惊叹于店长的勤奋。洗漱干净穿戴整齐后下了楼,正想与店长打个招呼,却看见蜷成一团可怜兮兮睡在沙发上的尤诺,顿时良心不安。
原地石化的界海高速运转着大脑,可是想说的话都像过火车一样,进去了又从另一边出来,简单来说,大脑空白。
所以……
所以……
所以我会被扣工资吗!

虽然不会,但是果然还是无法理解这神奇的脑回路啊。
那一年,尤诺如是说。
———————————————
前半部分不记得啥时候写的了hh
总之就这样ww
他们两个真棒!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