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G.Ca

放飞自我专心记梗,都鸽了
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就是个瞎记梗的

【时之歌】或有夏日/维格维无差向

画社作业题目延伸脑洞
超短的幼儿园文笔ooc


格洛莉娅向维鲁特远远地挥起了手,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她的手湿漉漉的,看起来刚刚碰过湖水。
“维鲁特!”
她扬起一个天真可爱又带了一丝狡黠的笑容,待维鲁特靠近后猛地一挥手,将水珠甩到了维鲁特脸上。
维鲁特早就料到她这些小把戏,趁她还没举起手就将脸遮住,避开了大部分的水珠。
格洛莉娅显得有些不高兴,嘟起嘴软软地抱怨起来:“真是的,这样不就没意思了嘛……啊对了,这里的湖水真的好凉快啊,真的是舒服极了!”
但是抱怨了没两句她又将一切忘到脑后似的,招呼着维鲁特到湖边去。
维鲁特应声跟着她走到湖边,格洛莉娅却停下来反复打量着他,似乎有哪里看着不对劲似的。
“维鲁特,我说出来玩你穿的这么正式干什么?哎呀这么热,你就把扣子解开两颗嘛,衣服也不用这样塞进裤子里,多热呀。”格洛莉娅打量了一会儿维鲁特的衣着,才发现那股违和感是源于维鲁特太过正式的装扮。她按照心中所想动手去收拾维鲁特的衣服,维鲁特本想拦住她却被她小小地一瞪,也不再多做什么了。
“好啦,现在就完美了!”格洛莉娅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抬手压了压遮阳帽,拽住维鲁特的手腕,跨上了摇摇晃晃的小船。
他们一路划向荷叶最多的地方,大片大片的荷叶遮住了毒辣的阳光,水汽萦绕,这真的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格洛莉娅摘下了遮阳帽,让被汗水打湿的头发露了出来,微风吹过,那凉爽的感觉不禁让她哼起了小曲。
维鲁特坐到她身旁,大片的阴影盖在两个人身上,酝酿出安静平和的氛围。
“其实呀,我好想把荷叶掰下来当遮阳伞用的,听说那样很凉快,而且很有夏日的氛围不是吗?”格洛莉娅轻轻靠在维鲁特身上,伸手去碰那些巨大的荷叶。
维鲁特看向了立在湖水中的茎,甚至伸手去试了试,然后表示无能为力。
“没关系,这样也很好。”格洛莉娅说着,拿起遮阳帽给两人扇风,“可惜就是少了点小零食,欣赏美景的时候当然要吃点什么才好。”
“嗯……等下了船,再带你去买吧。”维鲁特看了看身边,也并没有带什么食物,于是决定,“想吃什么?”
“夏天嘛,一定要吃冰棍啊!而且是冰很多的那种!或者冰西瓜,拿着勺子挖着吃真的是太爽啦!”格洛莉娅似乎想起了曾经吃这些东西时的感觉,小声地笑了起来。
“嘛维鲁特,你说下个夏天我们去塔帕兹过吧,再热我也不怕!”她跃跃欲试地说道,“你一直说塔帕兹的夏天会热死人,但是至少它还是湿热,比岩城肯定好了不少吧?”
“会出很多汗。”
“哎哎这个的确很烦人,不过大不了回家洗个澡嘛,怕什么。”格洛莉娅歪着头看他,“明年我们一起去海边游泳啊,我一直想尝尝白龙果盘的。”
“……好。”
那是最后一个夏天。
浅蓝色的裙角一闪而过,抹掉了所有关于夏天的回忆。
静湖荷叶木舟,被当做扇子的遮阳帽,解开一颗扣子的衣领,西瓜冰棍零食,被风吹乱的发丝,轻快的小曲。
也许曾经,有过这样的夏天。

刀糖自由心证吧
与老福特斗争到底

评论(7)

热度(8)